兔萌子

自制剁椒鱼头,摸盐抹多了,味道有点咸。

有点咸的炸酱面,一定要拿汤送,不然很咸很咸

万圣节快乐
ps:(づ ●─● )づ求评论啊。提点想看的梗吧,思路枯竭想不出梗。

审完江天后发生了什么呢?反正我不知道。

【林秦】死生长别离

    “秦明,我们分手吧。我要结婚了。”
    警局消防通道里,秦明和林涛面对面的站着。林涛几经吞吐反复衡量才说出这句话,说完想了一下似乎需要补充点什么,正想补充说明就听到对面一声答应。
    “好。”
    秦明看着面前这个直到如今自己仍然深爱的他,胸腔中部偏左下方的地方传来点点疼痛。今天的结局早在当初被表白时就料想到了,林涛身上有自己不了解的责任,来自家人的。
    “对不起。我……还是失约了”
    林涛看着面无表情的秦明,觉得有些难受。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失约感到愧疚而难受还是因为自己说分手秦明却无动于衷的表现。
    “没关系。你还有事吗?没有我先回去了。”
    秦明看着林涛的愧疚,胸腔憋闷的感觉越重。重到他想马上离开却不愿林涛看出,后槽牙都疼了。
    “没……没事了”
    林涛是黯然落魄的,他不明白秦明为什么能一点都不在乎好像只是和他说了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一样,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转身离开,继续他的事情。
    听到他的回答,秦明没做停留转身就走,却没出几步就被拉住,进一步压在墙上。嘴唇碰到了熟悉的温度,都说分手了还做这种事……林涛到底要干嘛。手上使劲推开人,语气冷淡。
    “林队长你越界了。”
    说完利落离开,不敢再去看撞到墙上的人。应该很痛吧,但是哪有我现在胸腔中部偏左下那个地方痛呢。
————————————————————————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转眼便迎来了林涛的婚礼之期。看着林涛面带幸福之色的站在酒店门口迎客,李大宝心里很堵,真的非常堵。一场葬礼一场婚礼,碎了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梦。
“大宝,秦明呢?”
林涛自分手那天的一面后就再也没见过秦明,原以为他结婚,那人总要来的却一直没见。
“他请了年假,出国散心了”
李大宝看着林涛,口里说秦明出国了。心里却在嫌弃自己竟然能这么顺口的说假话。
“我结婚都不来。不过不来也好,他……开心就好。”
林涛听了李大宝说秦明出国散心,笑容有些淡了。你不来,我怎么告诉你我过得很好,又怎么对你说一句祝你过的好呢。被新娘拍了拍手臂示意有人来了,便对李大宝说待会聊转头迎接客人。
李大宝也在进门时回头看了一眼蓝天,在心里暗暗道
“秦明,林涛今天结婚了,过的很好。你看到了吗。”
————————————————————————
转眼间就过去了365天,在这期间法医室里李大宝不会再被以呼吸打扰到工作为由赶出去,而是越发像那个整天穿着三件套的人。
某天偶然间听闻刑警队队长林涛在警局车库摔倒伤了手臂的时候,终于打破一年来无案件不主动找林涛的习惯,第一次跑过去刑警队看望他。
“你怎么来了?”
林涛看到李大宝的出现感到很惊奇,毕竟从秦明出国散心开始,李大宝和他渐渐疏远了。他知道因为什么,但是无从改变。
“听说你受伤了。”
替秦明来看看你,李大宝默默的在心里补上这句话。
“就擦伤手了,没事的。”
林涛毫不在意的笑了一下,却忽然想去曾经有人因为他割伤手,把他的手包的像粽子,还不许碰水:“一年了,秦明还不打算回来吗?每三个月一封信,在外面玩疯了吧他。”
“快了。”
几十年后你就可以见到他了。李大宝看着面前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应该是现在最无忧的了:“你回家绝对被老婆骂,结婚纪念日还带伤。”
“啊。。怎么办啊。宝爷救我呀。”
林涛有点慌了,不仅受伤还忘了自己结婚纪念日,家里那位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你去买玫瑰。”我买白菊。你送爱人,我送……故人。
————————————————————————
李大宝把手上的白菊放在石台上,看着对面秦明的脸,笑着说:
“秦明,今天林涛在你倒下的地方摔伤手臂了”
“……”
“秦明,我找到男朋友了。下次带来给你看”
“……”
“秦明,林涛过得可幸福了,你可以安心了”
“……”
眼泪落在石台上,眼前似乎又看到了那天车库里,秦明身下的血,还有强撑着一口气也一定要她答应瞒着林涛。
————————————————————————
“我们会一起活到只有死亡将我们分开”
“我们最后真的因为死亡而分开了”